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教育

江南小说德旺家的猪和狗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01:01:02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  走着走着,眼看太阳就落到了西山顶,余晖照着西天的彩霞,有红的、白的、黄的,漂亮极了,像一幅色彩斑斓的油画。  此时,德旺用绳子牵着大白正不快不慢地往家里赶。小黄自由地跑着,忽前忽后,时而在前面领路,时而在后面压队,一下子跑到德旺身边亲亲他的腿,一下子跑到大白旁边碰碰它的身子。  在湘南农村的方言中,德旺是个“牵猪头”的,说白了,他的职业就是专门牵着自己家的公猪去为别人家的母猪配种,适当收取工钱和公猪的营养费。大白就是他家养的大公猪,全身白毛,油光放亮,加上长得高大壮实,足有两百多斤,所以“大白”的名字就被叫开了。而小黄则是德旺的“贴身保镖”,一条机灵可爱、非常通人性的小黄狗。他们仨是多年来形影不离的好伙伴,缺了哪一个,其余俩都不自在。  在德旺的家乡田家岭一带,“牵猪头”早已是一种谋生的老行当了。以前,不兴人工受精,当然那时人们还不懂这方面的技术,所以哪家养了母猪要配种时,都得去请“牵猪头”的,本村没有,就去邻村请,邻村没有,就去邻乡请,这样一来,“牵猪头”的就很吃香,除了有钱收外,还受人家请吃请喝,路途远的,人家还会多给些路费,这比面朝黄土背朝天种田强多了。  不过,干这行的也不会多到哪里去,主要是面子问题,一般的人,不愿意干这活儿,嫌龌龊,怕人家背后讲闲话。想想,要撮合公猪母猪做那事,每个细节,每道程序,都得“牵猪头”的在场“帮忙”,所以,脸皮薄的,不想干这行,而家境好的,又不屑于干这行。在田家岭一带,不知自何年何月开始,形成了一个不成文的“行规”:干“牵猪头”这行的,一般都是家境较差、年纪较大、娶不到老婆或者娶了老婆后来又打光棍的男人。  德旺就属一类,他35岁才娶到老婆,第二年刚生下个儿子,他老婆就得了重病,为了治病,花光了家中所有的积蓄,还借了一屁股债,但终还是未能挽回她的性命。死了老婆的德旺,家贫如洗,没能力再娶到老婆,只好与儿子来福相依为命。  为了生计,后来,德旺就专门养了头大公猪,干了“牵猪头”这一行。开初,生意确实不错,邻乡近里,几乎天天有人来请他配猪,经济收入比单从土里刨食强多了。几年下来,就把欠下的债给还清了。可后来,县里办了畜类种苗场,人工受精的技术慢慢推广了,大家直接去种苗场买回瓶装的公猪精子,在家里用注射器直接注入母猪体内就行了,没有必要再去请“牵猪头”的,所以像德旺他们这类人的生意就渐渐暗淡了。  谁料,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现在,历史又推倒重来了。随着人工受精的质量日渐下降,现在大家又重新看好“牵猪头”的,认为请他们牵公猪来现场配种,母猪产子多,肉质好,子猪成活率高。50多岁的德旺于是又有了“用武之地”,两年前他精心饲养的一头良种大公猪,现在成了他的赚钱工具。    二  眼下,天色越来越暗了。德旺离自家村子还有一里多路,再走十多分钟就到了。放眼望去,炊烟已袅袅升起,像一只只召唤村民们回家的大手。小黄仍在乐颠颠地蹦跳着,时而盯着归巢的山鸟狂蹦,时而追着低飞的蜻蜓疯跑,惹得大白“呕呕呕”叫个不停,也想跟小黄去撒撒野,可是它被主人用绳子紧紧牵着,用力挣也挣不脱。当然,德旺也得花大力气才能牵稳大白,有几次,德旺差点被大白拽倒。其实,德旺有点想松一下手,放开大白,给它点自由,可是,考虑到天快黑了,怕他跟着小黄到处乱跑撒野,毁了人家的庄稼,所以他还是得用力将手中的绳子抓得紧紧的,而自己几乎是被大白拖着在小步跑。  眼看着,小黄已跑前20多米,它像个侦察兵,时而低头嗅嗅,时而抬起前蹄望望远处,看有什么新情况。突然,小黄眼睛盯着某个方向,“汪汪汪”大叫起来。德旺以为它发现了蛇、老鼠、野兔之类的动物,就怂恿小黄说,瞎叫个卵,有本事就去抓住它嘛。小黄转过头来,看了看德旺,又转过去盯着路旁的一块烤烟地,“汪汪汪”猛叫着。突然,一块小石头从烤烟地里飞出来,差点打中了小黄,小黄敏捷地后退了几步,没被打着,倒是叫得更凶猛了。  这让德旺吃了一惊,接着,他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哪人屋里的死狗!再乱叫,老子一石头砸死你!”德旺放下大白,忙跑过去,看个究竟。小黄仍在大叫,德旺立马把它止住了。这时,从烤烟地里走出来一个人,德旺细看,原来是村长田大发,他怒目圆睁,一副凶巴巴的样子。德旺心里顿时就有了几份惧怕,他打圆场说:村长,原来是您,不好意思,都怪我家的小黄,有眼不识泰山,让您受惊了,请您别往心里去,大人不计小人过,不,大人不计小狗过,我一定好好教训教训它。说完,德旺就伸出右脚去踢小黄,但小黄机灵得很,见势不妙,跑为上计。田大发说,算啦,我看你跑不过它,回家后再好好管教管教它吧。德旺说,应该的,应该的,我一定不会放过它。  德旺正准备继续赶路,忽又转过身来,问田大发:天快黑了,您还在地里忙活?也该回家了吧。田大发说,我刚从这里路过,一时尿急,就跑到烤烟地里尿了一泡尿,谁料你家的狗吓了我一跳,尿还没尿完,鸡巴就缩回去了。德旺一看,村长的裤链还没拉好,外裤留下一道缝,里面的裤叉都露出一大片。德旺就忍不住笑了一下。  这时,小黄又“汪汪汪”叫开了,那叫声是从烤烟地里传出来的,同时还传来一个女人的尖叫声:“我的妈呀!救命啊!这狗疯了,想咬人啦!”那女人边呼救边从烤烟地里跑过来,躲在田大发背后,德旺定睛一看,原来是同村的秀花。小黄一路追过来,仍汪汪汪叫个不停。德旺忙制止它:小黄,你给我住口,瞎叫个啥?都是咱村子里的人,凶个卵?再不听话,我回家宰了你,送给村长下酒!  小黄终于不再叫了,但用两只前爪在刨地里的泥土,好像在生谁的气,跟孙悟空打了妖精反遭唐僧师父念紧箍咒一样,心里又气又急。德旺打量了一下秀花,觉得她今天有点异常,怎么连衣扣都扣错位了,而且头发有点乱,后脑勺上两个辫子散了一个,显得很不协调,这不像是在地里做农活的女人。她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不敢拿正眼看德旺。  德旺似乎明白了什么,但不敢多说,只是跟田大发和秀花礼节性地寒暄了几句,就又牵着大白,吆喝着小黄,重新上路了。    三  德旺回到家里时,来福已经亮灯在做晚饭了。今天是星期六,来福从县城一中回家休息。县城一中是本县的重点中学,分初中部和高中部。来福从小聪明,学习成绩好,小学毕业就考上了县城一中初中部,现读高三毕业班,再过一个多月就要考大学了。高三学习紧,来福很少回家,一般都是一个月回一趟,而且每次回来主要是拿钱,供他在校学习和生活之用。  德旺一进屋,来福叫了一声:爹!您回来啦。但德旺一时没应答,来福就又重复了刚才说的话,德旺这才心不在焉地轻轻应了一声。来福说:爹,您今天是不是太累了,那您先好好休息一下吧,饭菜好了,我再喊您。德旺说,那好吧,我的崽真懂事,真体贴老爹啊。  德旺拴好大白,就进里屋上床休息去了。躺在床上,德旺脑海里仍在回放刚才在回家路上见到的那一幕。越想,心里就越乱。为啥村长和秀花会待在同一块烤烟地里呢?德旺记得那块地是秀花家的,难道真的这么巧,村长路过时撒尿刚好碰上秀花?他们在烤烟地里干了什么事?孤男寡女的,偷偷躲在一起,除了那事,还会有什么好事呢。何况两人从烤烟地里出来时,都衣衫不整,形迹可疑。要不是小黄从中捣蛋,可能好戏还在后面呢。  怕就怕在这里,德旺心想,小黄的错,就是我德旺的错,谁让它当我的“侦察兵”和“贴身保镖”呢,这次,不但没当好,反而给主人添了麻烦,我德旺如何收场。要知道,村长是一村之长,有权有势,上有大树遮护,下有无数耳目,谁都得罪不起,何况我这个“牵猪头”的德旺。田家岭的人都知道,村长田大发是面子的,他那面子比什么都值钱,当然那面子本身就是用金钱装扮的。这方面,田家岭方圆数十里的人无人不知。田大发在东山坳开了个大砖厂,前年剪彩的时候,还请了乡里、县里的一大批领导来捧场。这两年,砖厂的生意一直很红火,田大发赚了一笔大钱,据说有上百万。不过,他也知道致富不忘本,村里办公益,他也主动出过不少钱,比如,起学校,修公路,建公厕,他都主动带头捐款。  不过,田大发这人,也不是没有缺点。比如,贪色,就是其中之一。金无足赤,人无完人,这道理谁都知。但田大发不能容忍的就是,别人揭他的短,哪怕是在背后说他的坏话,讲他的不是,他都会捕风捉影想方设法加以报复。田大发不到50岁,还属于年富力强那一类。论身材外貌,他长得熊腰虎背,满面横肉。去年,他软硬兼施睡了在他砖厂打工的两个外乡未婚姑娘,结果,纸包不住火,被人知道了,,为了息事宁人,他花了一二十万将那两位姑娘打发走了。田大发的老婆子女只能睁只眼闭只眼,拿他没办法。事后,仍免不了有人在背后议论他的那次不轨行为,但都逃不过田大发的耳朵。背后多嘴的人,结果,不是家里的鸡鸭死了一大片,就是鱼塘里的水被人放了个精光。为此,村里人都谈“村长”色变。  思来想去,德旺决定包住这团“火”。不管这团火是明火,还是暗火,他都得想尽千方百计包住,否则,弄不好会惹火烧身的。德旺在床上辗转了几下,干咳了几声。  “爹,饭菜好了,来吃饭吧。”来福以为他爹小憩醒来了,就低声唤他。  待德旺在餐桌边坐下,来福说:爹,您以后可要多注意自己的身体,不要太累了。德旺说,没事,没事,老毛病,我早已习惯了。对啦,你近学习怎么样?说来听听。来福夹了口饭菜送进嘴里,边嚼边说,还好,近两次模拟考试都在班上保持,全年级第二,估计今年考个重点大学没问题。德旺听了,露出了会心的笑容,拍拍来福的肩膀说,那就好,继续努力,再奋战两个月,高考取得好成绩,为咱家争光。你可知道,爹一辈子的希望就寄托在你身上了。  “咚咚咚”,这时门外有人敲门。来福忙起身开门,原来是秀花。来福说,秀花嫂,快进来坐。秀花说,哟,来得好不如来得巧,正吃着呢,香喷喷的,肯定有好菜好肉。德旺说,多个人多双筷,快坐下尝尝吧,是来福下厨做的红烧鲤鱼和青椒葱花蛋。  秀花也不客气,像在自己家里一样,坐下来就动筷子吃。每种菜和肉都尝了一下,边吃边竖起大拇指,直夸来福手艺不错,十八九岁的小伙子,就这么会做事,真难得。她对德旺说,大叔您真有福气,来福读书聪明,做事麻利,名字也取得好,“来福,来福”,一定会给您带来福气。一番话,说得三个人都笑开了。  秀花进屋之后,德旺一直在心里揣测,她平常很少来我家串门,今晚她演的是哪出戏呢?是不是为了今天下午在烤烟地里的事?村里人都知道,今年30出头的秀花是一个非常贤慧的好媳妇,她丈夫大柱在广东打工,她自己在家种田种烤烟搞副业,照料双耳失聪的婆婆,还有两个女孩。秀花人长得漂亮,高大,论人和论做农活,在村里都是数一数二的。她的聋子婆婆有了一位这样的好媳妇,整天都是乐呵呵的。  秀花起身离开之前,从餐桌底下拿出一袋东西。说,德旺大叔,听说明天一早来福就要回学校了,这是我特地为他带来的土鸡蛋、黄豆粉之类的,吃了补脑的。来福在校学习挺辛苦的,眼看就要参加高考啦,应该多补充营养。德旺说,你太有心了,多谢啦!来福也跟着道了谢。秀花说,谢什么,都是些咱农家人自己的产品。  秀花走后,德旺有点纳闷,为啥今天秀花这么热心肠?想让我将傍晚见到的那一幕保密?好像是,又不敢肯定,要不,她应该交待两句才对。  依德旺的性格,打死他也不会将那事讲出去的,他可不敢得罪村长,免得惹来一身祸。即使秀花不来送东西这一套,他也照样会守口如瓶的,包括对来福也不会讲起那事。    四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没想到,第二天就出事了。  清早,德旺去村前的大水井挑水。离水井还有10多米远,德旺就听见村子里几个人聚在井边的大柏树下小声谈话,其中有“多嘴婆”五凤,“顺风耳”土宝,“三只手”冬生,“刀疤头”田老五。  德旺越走越近,那几人的谈话声越来越清晰。“秀花”两个字,听得特别清楚。  “三只手”冬生说:“秀花确实长得俏,除了脸蛋耐看,那圆溜溜的屁股、高挺挺的奶子,哪个男人看了不心痒痒的。”  “刀疤头”田老五说:“心痒痒又怎么样,咱们只是做做梦,想一想而已,还是大柱有艳福,讨了个这么漂亮的老婆。”  “顺风耳”土宝说:“你们都没说到点子上,大柱虽然有艳福,但不懂得享受,离开老婆跑到广东去打工,被人戴了绿帽子还不知道,现在啊,有权有势的人就有艳福。”  “多嘴婆”五凤问:“此话怎讲?” 共 16630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春季预防泌尿感染的措施
黑龙江好的医院治男科
云南治癫痫病专科研究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阿克苏有哪些肾病内科医院 阿克苏有哪些消化内科医院 山西有哪些三甲医院 山西有哪些一丙医院 潮州有哪些一丙医院 云浮有哪些三甲医院 徐州有哪些二级医院 徐州有哪些一乙医院 连云港有哪些三甲医院 淮安有哪些三乙医院 盐城有哪些三甲医院 温州有哪些二丙医院 嘉兴有哪些二乙医院 洛阳有哪些一级医院 洛阳有哪些一丙医院 株洲有哪些三丙医院 邵阳有哪些二级医院 武汉有哪些医院 黄石有哪些医院 合肥其他医院哪家好 河南全科医院哪家好 四川计划生育科医院哪家好 四川普外科医院哪家好 四川其他外科医院哪家好 四川小儿眼科医院哪家好 四川干部诊疗科医院哪家好 河北小儿眼科医院哪家好 河北中医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湖南传染病科医院哪家好 湖南营养科医院哪家好 咸宁有哪些产科医院 咸宁有哪些免疫科医院 台州感染内科医院哪家好 台州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咸宁有哪些理疗科医院 台州青光眼医院哪家好 咸宁有哪些中医心内科医院 台州特色医疗科医院哪家好 台州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咸宁有哪些肝炎医院 随州有哪些传染病科医院 随州有哪些遗传咨询科医院 丽水肝胆外科医院哪家好 丽水中医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随州有哪些中医神经内科医院 丽水中医外科医院哪家好 丽水中医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丽水中医免疫内科医院哪家好 随州有哪些干部诊疗科医院 丽水中医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丽水中医乳腺外科医院哪家好 随州有哪些疼痛科医院 随州有哪些精神科医院 恩施有哪些肝病科医院 丽水法四医院哪家好 恩施有哪些小儿眼科医院 恩施有哪些神经外科医院 平顶山有哪些耳鼻咽喉头颈科医院 攀枝花有哪些民族医学科医院 遂宁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内江肿瘤综合科医院哪家好 凉山有哪些小儿泌尿科医院 凉山有哪些超声科医院 唐山有哪些小儿神经内科医院 唐山有哪些小儿感染科医院 唐山有哪些牙周科医院 南充小儿内科医院哪家好 唐山有哪些康复科医院 南充血管外科医院哪家好 眉山小儿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邢台有哪些麻醉医学科医院 邢台有哪些急诊科医院 广安口腔粘膜科医院哪家好 邢台有哪些小儿急诊科医院 广安青光眼医院哪家好 邢台有哪些小儿感染科医院 达州口腔科医院哪家好 邢台有哪些小儿眼科医院 达州特色医疗科医院哪家好 达州医疗美容科医院哪家好 保定有哪些肿瘤内科医院 承德有哪些中医免疫内科医院 阿坝干部诊疗科医院哪家好 承德有哪些药物依赖科医院 承德有哪些双相障碍科医院 阿坝精神科医院哪家好 阿坝房缺医院哪家好 甘孜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甘孜骨外科医院哪家好 沧州有哪些口腔科医院 甘孜全科医院哪家好 廊坊有哪些整形科医院 甘孜心脏科医院哪家好 凉山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凉山小儿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廊坊有哪些牙体牙髓科医院 宣城有哪些小儿内分泌科医院 宣城有哪些功能神经外科医院 宣城有哪些脑外科医院 马鞍山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