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美食

流年斧子在唱歌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23:48:53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都叫我斧子,我由乌蒙山的好铁打造的,斧口被磨得贼亮贼亮的,木质斧把八十公分长,呈猪肝红色,斧把粗细正好够我主人的拿捏。长久的使用,我有些磨滑了。不要问我有多大年纪,说出来会吓着你,我熬过三个半主人:我现在的主人算半个,为什么算半个,因为不知道要熬到哪一天才把他熬过,他的身体贼好贼好的,所以他算半个;个是我主人的爹,他当了我三十年的主人;第二个是我主人的爹的爹,我陪他度过二十个春秋;第三个是我主人的爹的爹的爹,他拥有我半个世纪。  在乌蒙山迤东大地北莽有一个镇,叫翼峒镇。离镇往东北走12公里的山路,有一个自然村叫扯草坪,村里有一个老汉叫朱云海,老伴病亡,只有一个儿子,刚从部队转业回来,这年,我还记得很清楚,是一九八二年。  朱云海的儿子叫亮儿,据说生他的时候天刚亮,所以叫亮儿。部队颁发给他的奖状上写的名字是朱亮。他一米七,浓浓的眉毛,单眼皮,方脸,毛胡子,走起路来声声作响,给人一种五大三粗、血气方刚的感觉。  有一天,记得是一个下午吧,天气好热啊!我正在楼梯下的一角落里睡懒觉。来了一个人,这人瘦瘦的,穿一身蓝色布料的衣服,衣服上方口袋里插着两支钢笔,说是镇里的干部。他说上面号召全国人民植树造林。从现在起要保护山林,不准乱砍乱伐。扯草坪东面大弯山方圆十里都列为山林保护区。要有人守山巡山。这个干部加重语气说:“我宣布,朱亮为大弯山的个守山人。”  朱云海一把抓起我,捏得我生疼,我正纳闷,这个老主人,大热天,捏我干啥?我想睡觉,睡觉舒服。只听朱云海对朱亮说:“儿子,组织上信任你,你是转业军人,应该服从安排。家里的农活有我,你去守山吧!这是爹爹送你的宝贝。”哇!四只有力的大手握住了我的斧把。  朱亮成了我的主人。我自豪,嗨,我的主人是转业军人呢!  从此,我要么被主人捏着,要么被主人扛着,要么被主人提着,要么被主人夹着。我恨我主人的一个动作,就是把我从腰带里面穿插过去别在身后边,这样我正好就处在主人的屁股上方,他爬坡时,总要放几次屁,很臭的,我也是巡山的功臣,可我的待遇是这样的,好郁闷的我哟!  大弯山一带,除了扯草坪村,还有毛家河村、后山村、文庙村、牛湾村、猪场村、滑石板村、独角村、土旺村等八九个村落。这些天,村村的广播响个不停,都在宣传上面的政策,不准乱砍乱伐,要保护山林,利国利民,造福子孙。  可有些人,不时地来山上乱砍。每当有人来砍树,都被我的主人坚决地赶走。但也有个别无赖,不听招呼,依然我行我素,让人可恨。  这天黄昏,一个黑影悄悄地来砍松毛树。他是土旺村出了名的手脚不干净的人,叫黑浓鼻。松毛树是本地值钱的木材。当他正要挥斧砍伐时,被我的主人喝住,双方发生了争执。这个时候,我总是勇敢地和我的主人站在一条线上,我把我的斧口借着太阳光发出闪亮闪亮的光芒,刺向对方,我心里怒喝:“主人,让我去砍他。我活了这么大的岁数,就是没有体验过把我的斧口落在坏人身上过。”我的主人果然扬起我来了,我精神抖擞,正准备砍将下去,可就差那么一段距离。主人原来是吓唬吓唬这个无赖黑浓鼻。黑浓鼻的真名我记不住,小时候,他的两个鼻孔里总是流着浓浓的鼻涕染上很多黑灰,常年挂在鼻子下面,被村里人嬉笑,叫作黑浓鼻。  黑浓鼻很嚣张:“老子今天就砍了,你这狗日的要咋个?”我的主人一听,眼睛睁大直盯对方:“憨杂种!你这张球嘴还骂人了啊!你不听,老子今天就砍了你,你信不信?”“老子不怕你!”黑浓鼻突然举起了他的斧子。我一看,糗样!你这歪把子斧子也敢在我面前装拽,看你那熊样!斧口都闪亮不起来。只听得我主人说:“老子砍你,代表集体。你砍老子,代表盗贼,看谁进监狱?来,是不是开始砍?”说着举着我,迎了上去。黑浓鼻一听,见这架势,倒底做贼心虚,拿起砍伐工具灰溜溜地走了。  主人胜利了。他高兴地把我扛在肩上,吹着口哨,穿过一片松毛树林,又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大弯山,是宝山,山上有各种各样的树木、花草,主要有松毛树、壳松树、刺叶梨树、青梨树、罗汉松树、大小杜鹃花树、杨梅树、豆金娘树、倒挂刺树、毛栗子树、鸡栗子树、水冬瓜树、旱冬瓜树和野板栗树等树种。野生动物倒是不多了,不过我随着主人巡山时看到过野兔、野鸡、松鼠、麂子、蛇、穿山甲等。飞鸟就多得数不胜数。  春天来的时候,大弯山特别美丽,走在山上,清风拂面,山野青绿,空气澄澈而馨香。山上的杜鹃花,各种野花,一蓬蓬,一串串,一堆堆,一簇簇,都在争奇斗艳地开着,远远近近鲜艳悦目,扑入眼帘。山上到处是草地,蜻蜓、蝴蝶飞着,蚂蚱跳着,小虫叫着,足显大弯山生机勃勃。  树叶青了又黄,黄了又青。我随主人守山一晃三年,终于被我发现了主人的一个秘密,他与一个女孩好上了。这个女孩是后山村的,听我主人亲切地喊她弯丫,其实她有名字的,但主人就喜欢叫她弯丫。有一天,她随主人上山欣赏野花,他们在一颗野梨树下坐了下来,靠得很近,把我放在他们的前面,看样子是要我为他们放风。他们两个谈了很多,他谈他以前在军队里的趣事,听得她“咯咯咯”地笑着,惊起飞鸟无数。她说话时,低声细语,声音甜甜的,脸颊红苹果似的,引得我忍不住偷看她好多次。我的主人正在轻轻地抚摸着她黑黝黝的两条长辫子。她的皮肤好白呀,她穿一件红花格子衣裳,鼓鼓的胸脯随着笑声一晃一晃的,太迷我了。突然,她似乎明白我的心事,伸出她的一只纤纤玉手,捏住我了,捏得我头晕目眩,全身酥颤,太羡慕我的主人了。他们真幸福,我要祝福他们,有情人终成眷属。我的祝福立马就灵了,他们两个四眸相视,脸慢慢靠近,更近,她鼓起她的小嘴巴,四片嘴唇紧紧贴在一起。  第四个年头,主人给我放假一天。我躺在楼梯角落里睡起懒觉来。这一天,主人喜气洋洋,是他一生中幸福的日子,他娶媳妇了,就是弯丫。第二天鸡叫时,主人唤醒我,提着我就往大弯山走去。我还没有睡够呢!我心里暗暗责怪他,新婚大喜,不在热被窝里抱着白嫩嫩的新媳妇亲嘴,这么早就要往山里去,我突然感到困惑,我的主人朱亮是不是有点傻呀?  在这山村扯草坪,山清水秀,清风明月,鸟语花香,养人了。弯丫婚后不久就有喜,肚子一天天隆了起来。这天晚上回到家,我的主人当爹了,不过才生的这个大胖小子轮不着我的主人取名,是由家里的长辈取,就是我原来的老主人了,名字取得很有山味:朱宝山。  朱宝山被主人带到山上玩了个遍,他几乎认得出所有的树种,还叫得出名字。他喜欢吃山上的老米粗果,这果子长得总是一串串的,晶莹剔透,白里透红,真的甜得很。我主人巡山累了就吃,我主人的爹爱吃,我主人的爹的爹也爱吃。  后来,朱宝山有了一个妹妹,这回轮到主人取名了,名字取得很花:朱美花。  那年头,朱云海老爷子把他家那些田地种得风生水起。这些年,老爷子动不得了,年龄不饶人啊,毕竟是人类,不是我夸自己,他们真的很脆弱。看我,任凭风吹雨打,天寒地冻,我越来越亮湛湛的,我就发现我没有老的感觉。朱云海老爷子现在主要是走走绕绕了,田地全靠弯丫操作,虽说不如老爷子种得好,但也是不简单,她农活做得很顺溜的。我的主人依然是一年四季守山巡山。镇里给他的劳务津贴已经是从年的每月十元升到今天的每月八百元。我的主人从来不叫工资,叫劳务津贴,主要是用来供两个孩子读书用。两个孩子都在山外念书,基本不上山来了。  记得我的主人似乎从来就没有烦恼过。可是,近他烦恼了,常常唉声叹气的。你们都不明白,我知道。这事啊,还得从近几年说起。我们这一带资源丰富,特别是煤炭资源,煤质很好。近几年煤炭涨价,开煤矿的大捞了一把,有的成了亿万富翁,有的千万富翁,差的也是百万富翁,那些煤矿老板开的小车呀,也是一个比一个的好。看到煤炭成了黑金,就有人盯上大弯山下面的煤。常常有人在夜里来山脚或山腰挖一个洞,要开成小煤矿。都被我的主人用我做精兵把他们轰走了。  可是,近来的人就不好轰了。这一次来的人,是八九个,他们选好一个山洼,就开挖了起来。我的主人赶了过去,叫他们住手,他们不听。我的主人就站在洞口,说除非他们把他挖死,否则不准挖。其中一个人好像是领头的,他们叫他大头,头剃了个精光,唯独后脑勺留了一撮头发,风一吹左右甩着,像老鼠的尾巴。他一直站在旁边,这时他走上前来,手指着我的主人,恶狠狠地说:“再不让开就真的挖死你。”我的主人说:“我代表集体守山,你挖我就是挖集体,集体就是组织。”这些人哈哈哈大声笑了起来,他们在嘲笑我的主人。大头说:“你代表组织,代表个球,老子是局长的儿子,老子才代表组织。滚开。”说完便使了一个眼色,一个人上去按住我主人握着我的那只手,其余的人一哄而上,把我的主人抬到几十米以外丢在地上。我也被他们抢在手,我从未离开过主人,哪里受得这股窝囊气,伤心得不得了。  早有村民报警,来了一些人,其中还有两个警察。为首的人问了情况,一看就知道他认识大头。大头递了一支烟给他,他接过,大头点火。正在这时,我主人大叫:“不准在山上吸烟!”那人一听,尴尬地笑道:“对!我不能在这儿吸烟。这样吧,你把守山人老朱的斧子还给他。我过去给他说一说。”这些人才把我还给我的主人,这一下,我才快乐起来。  我的主人今天病了,不是生病,是气病的。因为昨天晚上,上面来人通知他,从今天开始,就不要他守山,换了人。主人气病了,我也就休息了,一休息我就高兴,但一看到主人难过的样子,我又难过起来。主人时而落泪,时而叹气,我跟随主人二十来年,还从未见过他这个样子呢!我又犯糊涂了,这人类就是怪,好好的青山绿水,不去享受,硬是要去挖,挖得破破烂烂的有啥好处。还有兢兢业业的主人,得不到奖励,反而被解职了,这,这真让我想不通。弯丫常常过来劝他,柔声细语地说道:“胳膊拧不过大腿,人家有靠山,是局长的儿子,电视上讲的官二代,你敢把人家咋啦?不给守就不守,那点钱算个啥?咱多养几头猪就在里头了。”  “你不懂,他们是在挖子孙后代的墙脚啊!”我的主人几乎是咆哮着说的。  这天晚上,我的主人朱亮在床上翻来覆去,不能入睡,唉声叹气,也影响着我,我也难过起来了,睡不着。我这么大的年龄了,还是次不好睡呢!  第二天一大早,主人带上我就要出门。不是不让守山了吗?还要去?果然主人又折回来,把我放在楼梯脚下。独自一人走了。难道主人抛弃我了?不要我了?我胡思乱想了三天,直到主人回来。  怪了!主人气色怎地好了起来,一定是主人的病好了。一不叹气,二不流泪,反而脸上挂着笑容。看到他开心,我也快乐起来,很快就睡着了。  过了一天,只听的“轰隆”一声巨响,不知道发生了啥事。  弯丫进来对主人说:“听人说县里来了一车人,有领导带头,把局长家儿子挖的煤矿洞口给炸了。”我的主人听了只是狡黠地笑了笑,没有说话。  又过了几天,去镇上女儿家住了一段时间回来的邻居大嗓门张婶说:“大头家爹被撤职了,因为他纵容儿子胡作非为,私挖乱采,欺行霸市,吃喝嫖赌。大头也被拘留了。”主人听到,开口说话:“这倒没有想到。这应了那句话: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  主人被取消守山的第十五天,镇里来了两个人,小车直接开到村子口。这两个人一身夹克,其中一个挎着公文包。他们径直来到我的主人家。带来了两条决定:,恢复我主人朱亮守山员的资格,即日起继续守山巡山;第二,奖励我主人朱亮2000元,即日起穿统一配制的守山巡山员工作服。  第二天,召开了大弯山一带村民代表大会,县里的一位副县长到场讲话,并当众授予我的主人为守山员,还给我主人佩戴了一朵大红花。我的主人兴奋得乐开了花。我知道,今天还是我主人的生日呢,他刚好四十九岁。  我也跟着沾光,我的主人带上我欢快地上山,还把那朵大红花拴在我身上的斧头与斧把的交接处。  我觉得我是世界上幸福的斧子。我朝湛蓝的蓝天笑,我对着朵朵白云挤眼睛,我看着那些自由自在飞在天空里的小鸟摆神气。当主人带着我走在山里时,我竟然发现这些树呀,花呀,草呀都向我露出羡慕的表情。那些蜂儿、蜻蜓、蝴蝶、蚂蚱和不知名的虫儿都在为我载歌载舞呢!  我心花怒放,喜笑颜开,我要唱歌。 共 480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准确护理阴茎的有效措施
昆明哪家医院治癫痫
云南治疗癫痫好的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阿克苏有哪些肾病内科医院 阿克苏有哪些消化内科医院 山西有哪些三甲医院 山西有哪些一丙医院 潮州有哪些一丙医院 云浮有哪些三甲医院 徐州有哪些二级医院 徐州有哪些一乙医院 连云港有哪些三甲医院 淮安有哪些三乙医院 盐城有哪些三甲医院 温州有哪些二丙医院 嘉兴有哪些二乙医院 洛阳有哪些一级医院 洛阳有哪些一丙医院 株洲有哪些三丙医院 邵阳有哪些二级医院 武汉有哪些医院 黄石有哪些医院 合肥其他医院哪家好 河南全科医院哪家好 四川计划生育科医院哪家好 四川普外科医院哪家好 四川其他外科医院哪家好 四川小儿眼科医院哪家好 四川干部诊疗科医院哪家好 河北小儿眼科医院哪家好 河北中医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湖南传染病科医院哪家好 湖南营养科医院哪家好 咸宁有哪些产科医院 咸宁有哪些免疫科医院 台州感染内科医院哪家好 台州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咸宁有哪些理疗科医院 台州青光眼医院哪家好 咸宁有哪些中医心内科医院 台州特色医疗科医院哪家好 台州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咸宁有哪些肝炎医院 随州有哪些传染病科医院 随州有哪些遗传咨询科医院 丽水肝胆外科医院哪家好 丽水中医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随州有哪些中医神经内科医院 丽水中医外科医院哪家好 丽水中医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丽水中医免疫内科医院哪家好 随州有哪些干部诊疗科医院 丽水中医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丽水中医乳腺外科医院哪家好 随州有哪些疼痛科医院 随州有哪些精神科医院 恩施有哪些肝病科医院 丽水法四医院哪家好 恩施有哪些小儿眼科医院 恩施有哪些神经外科医院 洛阳有哪些血管外科医院 攀枝花有哪些民族医学科医院 遂宁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内江肿瘤综合科医院哪家好 凉山有哪些小儿泌尿科医院 凉山有哪些超声科医院 唐山有哪些小儿神经内科医院 唐山有哪些小儿感染科医院 唐山有哪些牙周科医院 南充小儿内科医院哪家好 唐山有哪些康复科医院 南充血管外科医院哪家好 眉山小儿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邢台有哪些麻醉医学科医院 邢台有哪些急诊科医院 广安口腔粘膜科医院哪家好 邢台有哪些小儿急诊科医院 广安青光眼医院哪家好 邢台有哪些小儿感染科医院 达州口腔科医院哪家好 邢台有哪些小儿眼科医院 达州特色医疗科医院哪家好 达州医疗美容科医院哪家好 保定有哪些肿瘤内科医院 承德有哪些中医免疫内科医院 阿坝干部诊疗科医院哪家好 承德有哪些药物依赖科医院 承德有哪些双相障碍科医院 阿坝精神科医院哪家好 阿坝房缺医院哪家好 甘孜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甘孜骨外科医院哪家好 沧州有哪些口腔科医院 甘孜全科医院哪家好 廊坊有哪些整形科医院 甘孜心脏科医院哪家好 凉山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凉山小儿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廊坊有哪些牙体牙髓科医院 宣城有哪些小儿内分泌科医院 宣城有哪些功能神经外科医院 宣城有哪些脑外科医院 马鞍山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